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 往事回溯
    面试全程剑拔弩张,张龙被关雪打击的体无完肤,最后还是邢杰出面结束了这场战斗。关雪走出F1栋的一刹那,阳光刺的眼睛生疼。她松开紧攥的拳头,手心的冷汗终于随风而去,只是蓦然生遍的无力感,让她有些迷茫和恐惧。

     一切,只源于一周前的一个快递,事关自己的挚友陈小莫。

     关雪是个孤儿,考上大学后,都会定期到汉市郊区的小小福利院探望。这次也一如往常,老院长见她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又是喜又叹。

     “小雪儿,”他唤着关雪,像爷爷呼唤回家吃饭的孙女一般。关雪应声,乖巧地在院长身旁的小板凳上坐下,听得院长说道:“以后你来啊,别再带这么多东西了,我这边收养的孩子也没多少,花销都够的。”

     “我知道的,”关雪明白老人的苦心,“这里养了我十五年,我做这些,只是尽自己的责任罢了,而且,我希望这里能一直保持原样……”

     闻言,老人轻叹了一口气。五年前关雪离开孤儿院独自打拼,走得再远,过得再累,都会时不时回来看看。

     “我一直在等他们给我一个交代。”

     多年的磨砺让关雪的千愁万绪都沉淀在心底,她微微一笑,将话题引到院内玩耍的孩子身上,谁到了几年级,谁应该考试了,她都一一问了清楚。老院长虽心疼关雪,担心她揽下太多的负担,但他同时也希望有人能够接任这福利事业,也乐此不疲地说道孩子们详细的情况。

     “您好,请问关雪小姐在这里吗?”突然出现的快递员打断了一老一少的对话,关雪心下怀疑,她从未将这里的地址透露给任何人,哪怕是好友陈小莫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将她的信息和这里对上号,而且正好算准了她前来探望的这一天?

     关雪移步过去,问道,“您确定是这个地址吗?”

     “是啊,您看。”

     快递员把快递单详细信息递给关雪,关雪脸色更沉。的确,地址,姓名,手机号码一样不差,而发货地址是汉市楚天商贷集团。关雪一愣,陈小莫前段时间刚刚入职这家公司,但她不至于以公司的名义给自己发快递。关雪摇了摇盒子,很轻,但还是听得出来有几样物件。再三思量,她才用随身的小刀划开了快递包装。

     关雪震惊了!她看着盒子里两张高清打印照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面的主角赫然是自己的闺蜜陈小莫,笑意盈盈,却一丝不挂!

     她将身份证高举于胸前,暴露出自己的胸部,模特式的微笑让人几乎以为她在拍摄封面,可是背景之后杂乱的酒店床单被褥,散落的衣物却在说明某些难以登上台面的信息量。另一张照片看起来更像是不雅视频的截图。同样的,陈小莫媚眼如丝地看着镜头,似是十分享受。

     关雪骂了句脏话,照片中陈小莫的身份证信息完全对的上!高清的照片里,关雪甚至能够辨认出陈小莫经常携带的包包和衣服。盒子里还有一个MP3,她打开机器,里面开始自动播放一段录音,如此熟悉的声音,却比照片更让关雪的心沉入谷底:“我叫陈小莫,今借贷款项现金八十万元,以裸照作为贷款抵押,留此语音视频为证。”

     关雪的脑袋嗡嗡作响,MP3后续的声音她已经听不清了。一段话播放完毕后,关雪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电话:“您好,关小姐。”

     “你还不知道你的好朋友正在经历什么样的人间炼狱吧?”

     “想救出陈小莫,就必须按照我们说的做。”

     “事情结束之后,陈小莫所有的债务都会一笔勾销,而你,也会得到三百万的委托金。”

     “照片和MP3是你的杰作?”关雪虽是想质问,但却没有底气。她攥紧拳头,却感到使不上力气。

     电话那边呵呵笑着,并不否认:“我只是负责提前演练一下可能发生的结果。关小姐,听清楚了哦,是可能发生。照片和语音只是我碰巧得到的资源,想到您和陈小莫的关系匪浅,于是我就好心地分享给您,借此提醒您在未来一个月可能发生的最坏结果。当然,陈小莫的资源不止这些,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止你我。不过好在它还没有被大面积地公开,但是也说不定哦。”

     关雪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好心,这种被人操控在手心里的感觉让她非常反感!

     “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关小姐拿到照片和语音之后,就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电话里的声音慢悠悠地解释,“当然是陈小莫没钱了,选择了一个最快来钱的方式咯。不过,我知道关小姐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我们晚上再约。”

     电话的声音阴沉沙哑,听得关雪脑袋发疼!她们两人都是大三的学生,于是都决议去找找工作作为毕业实习交差。一个月前,陈小莫入职楚天商贷,还没有一个星期便提出要搬到楚天的员工宿舍去,原因是方便上下班。关雪因为近期接了编程的私活,于是没有来得及和陈小莫一起面试,只开玩笑说让陈小莫先去铺路,没想到这次的铺路,却惹祸上身。

     回到家,视频电话如期而至。关雪面色发白,一手紧紧按着太阳穴,想要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慌,绝对不能慌。她立刻走到家里较为隐蔽的位置,将电脑和手机摆放好,深吸一口气后按下了接听。

     沉静的愤怒已经取代最开始的震撼和茫然,他们拿陈小莫来威胁自己,已经触犯了关雪的底线。

     “这不是相当于给了我一巴掌吗?”整个房间静的可怕,然后一丝呢喃悄然而出,“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对方的视频画面并不是很明亮,昏暗的灯光下摆放着几张照片,仿佛专门为了刺激关雪。关雪保持着沉默,对电话来源进行追踪。不雅照不雅视频这些资源的留存,无非就是为了利益,既然他们抛出了这个筹码,那么就看看他们想要换取的东西是什么吧。

     “陈小莫通过裸贷在楚天商贷借了80万的高利贷,最后无力偿还债务被逼卖身肉偿,你看到的照片,就是视频截图。其实我们也很痛恨这样的行为。”视频那边出现了一个黑影,声音和面容都被处理过,整个氛围变得诡异起来,让人倍感压抑。

     关雪仍旧没有说话,等待着他们的下文。

     “这是我们从楚天商贷的云端获取到的资源。”那男子继续说道,“想必和陈小莫朝夕相处的你并不陌生这个公司吧。实话告诉你,我们不需要钱,也不需要任何物质上的交换,只需要你帮我们一个忙。”

     这一句客套话的“帮忙”,让关雪眉毛一挑。关雪抬高了姿态,淡淡地回了一句“你说”,随即停下手中的操作。不多时,电脑的指令行上已经显示出了一串地址:中央软件园漫猫咖啡厅。

     “我们需要你入职楚天商贷,作为我们的线人,最终我们会帮助你删除陈小莫的所有照片,并且偿还她所有的债务,同样,我们也承诺给你三百万的现金。”

     地址显示完毕,关雪双手继续开始工作。她唇边勾起笑容,道:“所以你们是打算求我办事?”

     “求?”男子笑了起来,隔着屏幕都能够感受到那股轻蔑和嗤之以鼻,“关小姐,别忘了,现在是你的闺蜜陈小莫出事,我们让你帮忙,不过是给你们一次机会。”

     关雪挑眉:“所以,既然是我的闺蜜出事,又关我什么事情呢?你们何不如直接去找她?再说了,既然你们能够进入楚天商贷的云端,想必资源颇多,类似陈小莫的比比皆是,你们既然能够找到我,那么也应该可以找到其他的人。”

     对方明显噎住了,转而恶狠狠地威胁到:“你就不怕我把这些照片公布在网络上,让你的闺蜜身败名裂吗?”

     “哈哈哈!”这回轮到关雪笑了,“我想您是没听懂我的话吧?我说了,既然是她的事情,必定与我无关,您的威胁还是收收吧。我想,漫猫咖啡厅的咖啡也足够让您脑袋清醒清醒,提提神了。”

     视频会话突然中断,漫猫咖啡厅内,张龙大气也不敢喘地操作着。关雪注入的病毒来势汹汹,张龙完全不是对手!

     “你撤下来。”邢杰说道,双手已经操起键盘。另一边的关雪明显感觉到换了对手。一时间,两人激战地难解难分。长达三十分钟的较量让电脑不堪重负彻底死机,站在一旁的张龙却没有如释重负。

     邢杰望着死机的电脑出神,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要棘手得多。陈小莫接触到的人是以往的线人都没法接触到的高层,要打入楚天商贷,就必须让关雪成为他们的钉子。只是没想到关雪的态度和预想的大相径庭,似乎真的对陈小莫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

     关雪的个人资料他们查的很详细,但是事实证明,也不够详细。譬如她的黑客攻防技术,就是他们始料未及的。邢杰回过神,转头向张龙要了她的资料,仔细翻看着寻找突破点。待看到家庭一栏时,他却发现她的父母在她五岁的时候双双离世。

     “原来是个孤儿。”邢杰喃喃道,或许事情还有一线转机。

     不多时,邢杰再次拨通了关雪的电话,他把声音换成了很有磁性的男低音:“关小姐,您好。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都很无奈。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将楚天商贷这种行为彻底扼杀,才能避免更多的伤害。毕竟最终受伤的,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会是女生。”

     关雪并没有否认,她听出对方没有恶意,语气也稍稍和善了一些:“你们想怎么做?”

     “不,不是我们想怎么做。”邢杰继续说道,“我们目前都不清楚陈小莫到底为何会借那么多高利贷,但是我相信你朋友的为人,她可能会是遭受了某种威胁或者有更多不得已的原因才陷入这种恶性循环。”

     关雪没有说话,她也在猜想小莫借款的原因。而且更奇怪的是,陈小莫缺钱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找她?八十万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遥不可及,无非就是多接点私活罢了,正如这个男人所说,她必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才导致了这样的局面。

     可是,无论如何,这样做都太不明智了!

     也许是和关雪心有灵犀,邢杰又说道:“借高利贷的下场,大家都有目共睹,稍微会算账的人都不会去借这笔钱,可以说这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所以,我们想要阻止这样的行为生下恶果,真的需要你的帮助。如果陈小莫的事情因为还不上贷款被公开到网上,你可以理解说她有苦衷,但是她的家人,她的亲戚,她的朋友能够理解吗?所有人都会指责她,毕竟这个社会,本身对女孩子就不公平,我们都没办法改变它既定的准则。身败名裂又如何,真正痛苦的是,所有人都会离她而去。”

     所有人,都会离她而去……

     这句话,就像刺骨的寒风打在厚重的铠甲上,看似无动于衷,可寒冷已经从缝隙中渗透进去,一直到心底,一直到关雪最不愿意面对的黑暗之处。

     她早已孤身一人,上了大学以后,身边的人渐渐多了,陈小莫更是与她亲近。她从来不将过去与人说,只是偶尔透漏出的孤独,总是被陈小莫捕捉到。可她从不问原因,一直陪着自己,仿佛从来都在自己的身边,不曾离开。

     十几年经受孤独折磨,关雪早已吃透苦头,她有时甚至感谢父母的早逝,至少是在她还不懂事的情况下离去,除却孤独,没有更多得而又失的痛彻心扉。然而现在,小莫却要遭受到这样的痛苦吗?

     不!她从来都不愿意,也从来都不允许。

     关雪凝神,现在,除了跟这群人合作,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毕竟他们比她,更了解楚天商贷。最后,邢杰终于听得关雪问道:“我要怎么做?”

     “一周之后,入职楚天商贷业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