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来者不善
    五月初,正值春暖花开时。汉市的天气今年显得格外温暖,街道上不少人已经提前换上了短袖,不时还有几位换上短裙的时尚女郎招摇过市,分外惹眼。这个季节对于大学生来说,正是应聘实习的好时机,中央软件园的大楼象征着体面工作的聚宝盆,在蔚蓝的天空下屹立着,不断地召唤高等学府的学子投入麾下。

     绿皮公交车映衬着这个春天的生机,兴致勃勃地停在了中央软件园站,紧邻着站台的是软件园里最醒目的F1栋写字楼,玻璃幕墙上赫然用行楷标志着“楚天商贷”四个大字,宣告着这栋大楼的主权掌握者。邢杰是楚天商贷技术研发中心的总监之一,他倚靠在三楼休息室的栏杆上,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似是百无聊赖,似是静心等待。

     “老大,你说她能来吗,万一……”站在邢杰身旁的张龙惴惴不安,他是邢杰的得力助手,相对邢杰的淡然,张龙的情绪明显要焦躁很多。

     对自家老大的执行力张龙自然深信不疑,但是对那个人,他着实一点底气都没有。他本以为对方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可几次交锋之中,他只看到了对方剑拔弩张的獠牙,如一匹狼,甚至是一匹冷血的狼,他几乎以为任何事情任何感情都没法打动那个人。

     所幸最后她还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张龙几不可查地叹气,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一周前的视频会话,那双漆黑的眸子,像一口深井,那是光芒无法照耀的深度,以至于他们的威逼利诱犹如投石沉底,连一点波澜都无法捕捉,无法撼动。

     老大最终与这匹冷漠的狼完成了什么样的交易,他无从得知。张龙更关心的,是她究竟会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么冷,那么狠,又那么狂妄!可是,从外表去看,这头狼无疑是漂亮的,那双眼睛与不施粉黛的玉容浑然天成,几可入画。直到现在,他还能将这次失败的交锋,当做一次珍贵的“回味”。

     “她来了。”

     邢杰淡淡地提醒发着花痴的张龙。张龙循着邢杰的视线看去,注意力瞬间就被一袭红裙紧紧抓住,他连忙道:“我去准备了。”

     邢杰淡笑,张龙到底是把她当做女人来对待了。也对,一副姣好的容颜在异性眼里最先勾引起的就是欲望。邢杰却隐隐感觉到来自于这位红裙的不可抗力,可能稍有不慎,整个计划都会被带离轨道。

     他的目光仍旧凝聚在红裙女子身上,不知是目标察觉到还是无意,对方竟然抬起头与他相望。视线相交的一刹那,邢杰内心似有战鼓擂擂。发如墨,肌如雪,那双眼睛在暖阳下波光浮动,美目开阖之间,邢杰仿佛看到春光流转,姹紫嫣红。

     这也算是不可抗力之一吧。邢杰整了整衬衫,回到了九楼的研发中心前端组进行日常工作。技术研发中心分为前端应用,后台数据,网络安全三个部门,邢杰主管前端应用,后台数据和网络安全两个部门由另一位技术总监杜伟主管。这样的三个部门分别占据了F1栋的三层楼,然而楚天商贷更加关键的部门业务部,则占了整整十层。

     业务部,就是他们的投射的最终靶心;那红裙,正是他们手中的利箭。

     “邢总,有你的业务哦。”人资部的晓娜姐朝着邢杰的办公桌走来,身姿摇曳,顾盼神飞,她毕恭毕敬地把一摞简历递上,邢杰礼貌地接过道谢。逆光的一笑让晓娜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正如那一句,春风十里,难得笑颜如你。

     邢杰翻看着简历,都是一些在校大学生投递的实习简历,薄薄的一张A4纸足以说完他们所有的实力。邢杰摇摇头,边看边分类,甚至还有给错的两份简历,投的是安防部门,是一对经历平平的双胞胎,邢杰有些诧异,这对双胞胎的名字也叫得奇怪:“易佐易佑?一左一右?”

     不一会儿,邢杰手上就空空如也。简历分成了两类,一份是不需要面试的,还有一份是安防部门的。邢杰嘱咐道,“晓娜姐,这些应该给杜伟过目,不是应聘我们前端组的。”

     晓娜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毕竟在心仪之人面前出错太过尴尬,邢杰倒是不以为然,把那些不需要面试的简历给了晓娜,说道,“这些都不合格,也麻烦你处理一下。”

     “一个都没有啊?”晓娜姐反问道,暗叹邢杰的要求果真不是一般地高,也难怪前端组的业绩会越来越好。不过突然她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哎呀”一声,又从手中的文件盒里面拿出了一叠资料。

     目测有七八张A4纸,装订在一起厚度挺可观的,邢杰以为是公司文件,却意外听到晓娜说道:“这是刚刚一个女孩子给我的简历,差点忘记了,她还在一楼等着呢,麻烦邢老大给看看吧。”

     “一个女孩子,这一份简历都是她的?”

     邢杰惊讶地接过那叠纸,和一般的简历不一样,这份简历只介绍了本人的项目经验,并不是学校级别的课题之类华而不实的项目,几乎都是社会上的外包应用。简历上提到的每一个项目名称邢杰都立刻在网络上搜索验证,事实证明它们都可以在线上查到。

     “这倒是个厉害的女孩子,”邢杰笑道,继续翻看着简历。简历上面还着重阐述了本人在当前项目中担任的开发角色以及项目的主要逻辑思路,措辞简单扼要,只不过是字里行间,就能够看出这个人绝非池中之物。

     邢杰继续往后翻看着,发现这个人甚至还有两个经典的前端产品的开发经验,他不由得来了兴趣,这才是真正的人才啊。

     “晓娜姐,通知她准备面试。”

     邢杰毫不犹豫地下了结论,言语中还有对人才的惺惺相惜之情。晓娜总算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她忙不迭地让人把面试者领上来,自己则到了后台数据组去找杜伟递交简历。不过杜伟爽快多了,他没有邢杰那么高的要求,正好组里也缺两个基层程序员,于是随意签了那对双胞胎的简历,让晓娜通知他们直接给offer,面试都不用。

     当一袭红裙被带入前端组的时候,所有人都躁动了。技术部门从来不会有客人,除了新人就是即将面试的新人。百年和尚庙闯入这样一朵如火奇葩,他们几乎都想让邢总不要面试直接offer,毕竟有个女生在,哪怕只是用来看着,办公区也能多出几分生机来。

     可是,当邢杰看清那副面容的时候,惊讶顿时写满了脸上,他终于明白了简历上没有个人信息的用意。如果面试者正好是让她应聘业务部门的人,那么势必不会答应她入职前端部,先用这份只有项目经验的简历打开第一道门。

     但她还是撞在了他的手上,无论她真正的实力如何,她果然还是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实行计划。

     邢杰的眼色沉下来,直到人资部的工作人员将那红裙带到他面前,他眼中才有了那一丝火光,他若有所指地说,“你的简历很特别,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抱歉,孤注一掷了。”红裙回答,声音如冰珠落盘,“邢总,我叫关雪。”

     说罢,关雪略微抬眸与邢杰对视。是的,她今天并没有按照那些人的要求应聘业务部门。两份简历在手,她临时起意先投了技术部门,但是她不确定楚天商贷会不会有那些人的内线,所以她撕下了前面的个人资料,期待遇到一个开明的领导。

     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一种试探,没有人会拒绝拥有如此完美工作经验的大学生,除非他们另有所图。关雪在那些人面前已经露脸。再看邢杰,他的声音很温和,见到她,没有惊讶,也没有动怒。见他同意面试,又如此表现,关雪的心慢慢定了下来。

     “关雪,”邢杰颔首,又翻开了她的简历,问道:“你工作多久了?”

     关雪摇摇头,道:“我还是学生,只是参加的社会开发项目很多。”

     邢杰沉思了一会儿,喃喃一句“学生啊也行”,然后指向了前端组常用的会议室,说道:“我现在有些忙,你在那个会议室等着吧。”

     “老大,老大”张龙急匆匆地赶回前端组,和转身去会议室的关雪撞个正着。张龙的心噗通一下提了起来,是她!可是怎么出现在了前端组,难道是发现了他们?

     张龙疑惑地看向邢杰,邢杰回了一个否定的眼神,解释道:“这是今天面试前端组的关雪,张龙你来了正好,带她去会议室做个初试,把把关。”

     关雪的视线聚焦在张龙身上,她能明显感觉到他初识的惊讶,而非其他人眼中的兴奋,但这种情绪又立刻被担忧取代,带着忧虑重重,似乎并不是很欢迎她来到这个集体。

     这样的情况,张龙哪能高兴地起来呢?才第一步,关雪就没有按照计划行事,而且又巧合地来到他们这边面试,虽说一周前他们视频对话的画面都被处理过,不可能被辨认出来,但世上,真有这么多巧合吗?

     张龙的预感变得非常不好,对关雪惊艳归惊艳,但是如果影响到他们的计划,就是得不偿失了。他尚不明白邢杰的用意,难道真的要让关雪待在这里?他试探着问:“老大,我们这里不缺人吧?而且,一个女孩子能做啥?”

     说罢,换上一副看花瓶的眼神打量着关雪,意思已经挑明了,我们不要你!关雪浅浅一笑,不以为忤,反而道:“我们可以开始面试了吗?”

     相较关雪的淡定,张龙浮躁的气场明显落下一个档次。邢杰将关雪的简历给了张龙,示意她开始面试。

     两人一前一后往办公室走去,张龙落在后面,他上下打量着关雪,鉴于是否通过面试的权利尚在他手,他稍稍放下心来。坐下后,他对关雪略一点头,算是表示面试开始,说道:“关雪,你可以自我介绍一下。”

     “张龙,你好!”关雪也端坐在椅子上,同样仅仅微微点个头,并未因为张龙刻意的倨傲放低姿态,然后说,“我是汉大三年级电子技术专业的学生,所有的项目经验都在简历上,你可以任意提问。”

     张龙这才开始看简历。随便翻了几页,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看着关雪问道:“这些都是你做过的项目?”

     “是。”关雪与张龙对视着,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的怀疑莫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好,那你告诉我这个医疗项目移动端应用现在的版本号!”张龙气结,他挑了一个尴尬的问题为难关雪,没有提及技术,“既然你说任意提问,想必也不会介意这个小问题吧?”

     关雪轻轻地“呵”了一声,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当前的版本号是8.0.2,2016年4月14日发布最新版。”

     简历上对应的项目开发时间是2014年,至少是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张龙的刁难很刻意,一般较为大型的开发项目都有专人负责上线的模块,版本号这些基本不会让核心程序员负责,更何况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别说最新的版本号,就是当时开发的版本号也未必有人会记得。

     “不巧了,张先生,”看到张龙架不住的脸色,关雪微笑道,“前段时间因为客户要做一次优化,是我全权负责的,无意中就记下了这个号码。”

     会议室设有音像监控,邢杰看着两人的较量,张龙所有的为难都轻而易举地被关雪巧妙地化解,看来她确实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张龙根本不是对手。邢杰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关雪的综合能力确实不错,但是这样一步背离初始计划的险棋,真的值得走吗?

     关雪也好,他自身也罢,可以利用的时间都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