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真情纪念
    一年前斐斯卡电子竞技大赛的爆炸轰动全市,如今被禁赛的两位女主角却在一年后的这天各奔东西。关雪躺在床上玩味地摆弄着那条软金砂,不过几天时间,就只剩下一半的量了。窗外天气大好,射进房间的阳光仿佛也带了几分烟草的气息,关雪无动于衷,盖着薄毯准备继续补觉。

     “您好,快递——”

     叮咚门铃声和快递员的呼喊声把刚要进入梦乡的关雪拽了起来,她迅速用手拢拢头发,看到镜中的自己还算整洁后才开门,快递员见到她来,问道:“请问您是关雪小姐吗?”

     “嗯,我是。”

     关雪点点头,猝不及防快递小哥道了一句:“纪念日快乐!”

     说罢,快递小哥递上一张贺卡,上面的烫金字体仿照了斐斯卡电子竞技大赛的邀请函,只是上面的文字换成了“关雪&陈小莫 完美的搭档”,关雪心里泛起丝丝暖意,以为陈小莫没有忘记她们的纪念日,瞬间关雪的心情好似梅雨时节后的艳阳高照,可等她翻开贺卡,却发现日期落款时间是三月份。

     “麻烦问一下,这个快递是多久前的啊?”

     关雪的心情恢复了平缓,这个快递员是公寓楼下物流综合管理中心的人员,再看盒子上并没有贴对应的物流单,而且也没有用快递专用的纸盒包装,那么应该是陈小莫提前放在物流中心,然后定时派送的。

     果然,快递小哥翻看了一下备忘录,说道:“您看,这是我当时的备注,已经快两个月了。真是有心啊你的朋友,提前这么久就把礼物备好了。”

     听着快递小哥艳羡的语气,关雪的笑容也柔软了很多。她签好单子,道了谢。回到房间,盒子有些分量,关雪揭开盖子,蓦地鼻头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

     盒子里是装裱好的两份报名单,镶在玻璃相框中,翻盖的设计正好让两份报名单合成了一本书,一页是关雪,一页是陈小莫。

     “足智多谋的我虽然记性不好,但是我可以提前准备呀。斐斯卡纪念日快乐,小雪雪!对了,别忘了参加今晚的黑客马拉松哦,丰厚的奖金,不拿白不拿。我在赛场等你。”

     此时正是日照最强烈的时候,带着烟草味的阳光给关雪涂上了一层金色,一颗颗泪珠在这片金色下带上了粼粼波光,然后滚滚而下。关雪闭上了眼睛,却无法阻挡更多的泪水涌出,又苦又涩的滋味在她口中蔓延开来,悲伤,感动,愤怒,疑惑,还有恐惧,种种情绪席卷上心头,关雪终于抑制不住地大哭。

     她很害怕,害怕她没办法帮助自己的好友,更害怕这一系列意外带来的失去!因为不雅照片轻生的人何其多,因为性别原罪,备受指责的女生又何其多!没有人会问为什么,他们只会站在道德高地看到一个结果,然后自发地攻击属于弱势群体的女生。

     现在,陈小莫就站在这个群体中却不自知。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惹上了高利贷?又是谁,要将她往绝境上逼迫?为何如此狠心。又为何现状一定要将这些照片这些视频,作为杀害和威胁女生的武器。

     关雪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无论如何,她一定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她一定要斩断这一切的根源。她是一个孤儿,她从来不知陪伴为何物,但是这本摆在面前的报名表已经解释了一切,已经告诉了她什么叫做陪伴,什么叫做温情,什么叫做永恒。

     “你会在赛场等我吗?”关雪抚摸着相框,那张贺卡的文字向她发出了最诚挚的邀请,“无论你在或者不在,我也会等你的。”

     黑客马拉松,是汉市地下黑客组织举办的私人编程赛事。由于一些特殊的需求,商人们会选择在外围黑客而非量产的程序员中发布任务,为了方便双方进行选择,于是有人组织地下黑客招聘。时至今日,地下黑客招聘慢慢演化成了一场竞技,实力雄厚的赞助商会依据自己的需求来设定当前赛事的主题,要求参赛黑客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全部的开发,最终评选出的第一名,除了能获得丰厚的奖金之外,还能够得到一份高薪的雇佣任务。

     这样的诱惑力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报名,组织为了提升赛事质量,会提前一年在报名者中筛选出综合能力的前三十名,所以虽说新生代的编程能手有很多,但最终入选参加黑客马拉松的概率却不到万分之一。

     关雪和陈小莫的入选是非常具有戏剧性的,由于斐斯卡赛事的时间正好与每年黑客马拉松的时间相仿,去年造出的轰动更是人尽皆知,黑客马拉松的组织者自然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两位身上。关雪对于编程的兴趣是一发不可收拾,连带着陈小莫也练就了炉火纯青的技术,所以在去年的赛事结束后,不过三个月,两人就接到了黑客马拉松的邀请函。一边禁赛,一边邀赛,这富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就正式被两人铭刻在心,同时也约定了一起来参加这场赛事。

     只可惜,事到临头,物是人非。

     关雪小心地将这份纪念礼物锁在了柜子里,她认真梳洗,整理好披肩长发,又换上一身黑色的小礼服和银色的高跟鞋。出门后,平日不施粉黛的她走进了彩妆店,简单地点了口红,又去饰品店选了一对精致的银手镯,她戴上一枚,将另一枚包装好寄存在店里,嘱咐店家在两周后寄出,收件人是陈小莫,地址则是她们租住的房子。

     “需要填写生日贺卡吗?”店家问。

     关雪摇摇头,“不用,这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这是关雪对自己限定的日子,两周内,一定要将所有的事情解决。这是一份寄托,更是一份责任。

     她走出商场。日光西落,在余晖下的关雪,俨然一副走上奥斯卡奖台的女星模样,每一步都稳妥,每一步都庄重,直到到达最后的目的地。

     “您好,请出示您的邀请函。”到了一个logo为“Anonymous”的酒吧前,门口的侍者礼貌地鞠躬,并询问道关雪的邀请函。

     关雪微笑地拿出一张黑色磁卡,在正面的中心,它印刻的图案是一副西装革履的身体,脑袋的部分被一个金色的问号替代,在卡片的右下侧,同样是金色的Anonymous浮雕。侍者毕恭毕敬地接过磁卡,贴在门禁上,滴滴声响起,大门应声打开,侍者将磁卡还给关雪,一面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里面便有人为关雪带路。

     暗色系的装修没有夸张的富丽堂皇,低调奢华之中透出一股神秘的味道,正好与关雪的黑色礼服交相辉映。黑客的共性在于隐秘,这样的集会比赛反倒打破了这一点,不过也是,参赛者都是被筛选而来,对于组织者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而言。

     只是关雪的出现,还是让这次的组织者意外了一把。邢杰看到监控中这亭亭玉立的女子,初看觉得熟悉,等到他调出她的基本信息后,又再一次被震撼了。关雪,真是无所不在的名字。

     邢杰当然也看到参赛名单上的陈小莫,他知道陈小莫已经来不了,看着形单影只的关雪,又注意到她如此盛装打扮,恍惚之下,邢杰竟然觉得这背影有些落寞。孤单对于孤儿来说是常态,那么,当一个人习惯了身边有人陪伴,却又不得不重新承受起孤独,那该是多么痛苦?

     隐隐约约,邢杰甚至有些心疼这个女孩子,她很强大,强大到一个人扛过这十几年,练就这一身本事,不愁吃喝穿戴,不奢父母亲情,但她却又脆弱到害怕失去,所以只身犯险,所以紧紧追求,只为身边能有那么一份陪伴,只为身边能有那么一个人。

     只为今后的自己,不再徘徊孤独。

     “活的真辛苦。”邢杰悄悄叹口气,心里蓦然生起的一丝情愫也悄悄沉在了他的心底。

     关雪随着引路人走到了赛区,一个大型的圆形舞池被三十个办公桌包围。办公桌上是电脑,桌子之间立着隔板,舞池上有酒水区,饮食区,专门为参赛者提供吃喝。办公桌后也有供以休息的沙发,一旁还有吸烟室,装备不可谓不齐全。

     关雪从软金砂的盒子里拍出一根苏烟,问侍者借了个火就去了吸烟室。她吸了一口烟含在嘴里,小心地吐出一细条烟雾,然后看着它慢慢弥散在空气中,关雪的紧张感也随之渐渐消散了。

     为了迎合大多数参赛者都是夜猫子这一点,比赛的时间定为晚上十一点到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关雪大概提前了三个小时,她又慢悠悠地晃到酒水区,开了一瓶低度数的酒,慢慢地喝着。

     “小姐,待会儿醉了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还有淡淡的薄荷茶的清香,感觉有些熟悉却说不上来名字,关雪摆摆手,连头都没有回就应道:“好意心领了,我喝不醉。”

     那个声音却带着执着,说道:“一个人喝闷酒,怎么能够不醉。”

     关雪蹙眉,略带不耐烦地回头,却被“V字仇杀队”的面具吓了一跳,只见他端着一杯薄荷柠檬茶,同侍者一样毕恭毕敬地放在了关雪的面前,道:“喝茶提神,这是您的一位朋友给您点的,请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