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放弃治疗
    医院的长廊座椅上,关雪死死捏紧自己的手。只是想象着小莫的病痛,她就恨不能代而受之。深夜的急救室是安静的,隐隐透出的死寂让关雪的心越来越慌乱。

     “不好意思,请问哪位是病人家属?”

     护士拿着文件板出来询问道,关雪立马站起身,问道:“怎么回事?”

     “病人情况非常不好。”护士冷静地宣布着状况,日日夜夜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早已让她麻木,“我们需要征求家属的意见,是否放弃治疗。”

     “继续治疗,钱不是问题。”关雪拧眉,又强调说,“继续治疗!”

     “不行,我们一定要家属授意,您是陈小莫的家属吗?”

     护士问的直接,关雪怒气难受,一把抓住护士的衣领,说道:“你听不懂人话吗?里面躺着的要他妈的是孤儿,你去挖坟问啊!要多少钱说,给老子把人治好!”

     关雪发话,易佐和邢杰自然站在她这边,再加上邢杰带过来的一批人都虎视眈眈地,护士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颤颤巍巍地说道:“是……是主治医生……需要家属授,授权的。”

     “授权?”从暴揍林凯那一刻开始,关雪就再难冷静下来。她只知道小莫生死垂危,只知道是这群混蛋害的小莫生死未卜,现在又遭受这份罪,简直是令人发指。

     “陈小莫的父亲选择放弃治疗。”

     一道声音解救了小护士。只见金爷推着林凯过来,林凯浑身上下包扎地严严实实,唯有一张脸还完好。他们手上拿着一张放弃治疗的协议认定书,上面明明白白地签写着老陈的名字,关雪怒不可遏,说道:“我刚刚就应该废了你。”

     闻言,金爷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凯,脱口而出道:“凯哥,你是给个娘儿们搞了?”

     “要你多什么屁话!”林凯啐了一口。金爷不服气地垂了头。林凯又说:“关雪,陈小莫的父亲已经签署了放弃治疗的协议,你们只是陈小莫的朋友,无权过问家事。”

     “你们这是故意杀人!”关雪冲向林凯。金爷立马挡在前面。没想到关雪闪身一躲,一拳就砸在林凯脸上,她说:“小莫如果出事,我要你们所有人陪葬。”

     “咳咳……”林凯气喘不上来,竟吐出一口血。关雪的拳头他见识过了,他甚至毫不怀疑自己真的会遭受杀身之祸。

     金爷也吓到了,他只当关雪一个女孩闹腾不了多大的事情,却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开揍了。不知为何,金爷竟然也有些解气,想着林凯一个做破轮椅的还颐指气使地教训自己,还是被一个女流之辈揍成这幅鬼样子,他就觉得林凯简直是活该。

     林凯接二连三地吃亏,气势也有些羸弱。他招来护士,拿出老陈的户口本,身份证以及协议书,说道:“这确定是陈小莫父亲放弃治疗的证明。”

     “怎么可能!”关雪不相信,赌鬼父亲再不济,他也是一个父亲啊,则么可能连自己孩子的情况都不多看一眼就要放弃治疗。

     林凯对金爷使了个眼色。金爷颔首,拿出录像资料,说道:“这是那辆奔驰车行车记录仪的内容,以及路边探头拍下的录像。”

     那时林凯半拥着陈小莫,关雪离两人差不多有二十米的距离,邢杰等人已经蓄势待发准备抢人。就在这时,一辆奔驰车从非机动车道窜出来,只见林凯俯下头跟陈小莫说了一句什么,关雪觉察到不对,立刻冲向陈小莫,结果还是晚了。

     林凯用力一推,小莫娇小的身子就飞了出去。那辆车毫无征兆地撞在陈小莫身上,结结实实地!关雪甚至没有听见陈小莫的求救!她恨自己没有快一点拉住陈小莫,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了车祸!

     看着视频,林凯也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他那句话是:“对不起,小莫,我必须选择权势。”

     如你所说,安稳的爱情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爱情常有,安心常有,舒适常有,而权势潦倒,却再难拥有!所以,对不起,陈小莫。你注定是我走上人生巅峰的牺牲品。

     那个时候,林凯蓦然想到关雪的威胁,但他却从不紧张。如果陈小莫活下来,才更是证明了自己的“叛变”。所以,儿子又怎么样,伪造的视频又怎么样,只要陈小莫一死,只要陈小莫死在自己的手中,还怕杜伟不相信吗?

     谁会拿人命开玩笑呢?

     推开陈小莫的时候,林凯是轻松的。他几乎能够看到金钱和地位在向他招手。那时,陈小莫错愕地看着他,不解与绝望缠绕着她。直到那辆车撞到身上时,她终于明白,原来所谓的放弃,是要了自己的命。

     “为什么?是谁?”关雪心下一寒,等到肇事者的照片被放大时,她呼吸猛停滞下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清楚了吧,是陈小莫的爸爸无证醉酒驾车,把自己女儿撞成这个样子的!”

     金爷指出这个沉痛的事实,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关雪悲哀地看向急救室,仰头惨笑几声,说道:“放弃治疗之后呢?你们要做什么?”

     关雪抢过放弃治疗的协议书,金爷和林凯脸色突变,想要抢回来。易佐上前一步挡住,邢杰的人也形成了一堵墙。关雪一页一页翻看着协议书,直到最后几行字映入眼帘,她差点撕碎协议书。

     “原来这就是你们的真正目的。”关雪阴鸷地说,她把协议书叠好放在口袋里,一字一句地对林凯说道,“我现在告诉你,有我关雪在的一天,你们楚天商贷就不会有安宁的一天!林凯,你记住,我找的人第一个就是你。”

     主治医生走了出来,问道:“哪位是病人家属,商量好了吗?”

     “商量好了,陈小莫的父亲决定……”

     “继续治疗!”林凯的话被突然出现的易佑打断,他的身后跟着一位白大褂,更让关雪震惊的是,一同出现的还有前几日失踪的陈母。

     “阿姨——”关雪看到陈母,几乎谢天谢地。她喜不自禁地喊着,陈母的气色比之前好了太多。陈母见到关雪一行人,想到自己的孩子陷入了那样狡猾的阴谋,现在还躺在急诊室……她又恨又悔又心酸,抹下两行泪。

     “我是陈小莫的妈妈,我要求院方继续治疗我的孩子!”陈母没有跟主治医生说,而是对着和易佑一起来的白大褂,要求道。

     主治医生正想说你们无权决定时,一看那白大褂,那里还敢说半句。他心虚地打着招呼,说道:“院长,您这么晚了还来医院视察?”

     “不来视察,你是不是还要翻了天?”院长说道。他瞥了主治医生一眼,径直进了急救室:“准备手术,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干医生了。”

     主治医生怯生生地看了林凯一眼。林凯示意他跟上去,不料院长根本不再让他进急救室,只是让他站在门外,等候着裁决。

     陈母静静地看着林凯。她不明白为何贴心照顾自己的准女婿何时变成了这个样子,或者真如最坏的预料,这本身就是一个骗局?陈小莫大多随了陈母的性格,遇到这样的情况,不哭不闹,也不奢求什么解释,毕竟事情已经罢休。她只期盼女儿能够挺过这一关。

     “有多大的把握?”林凯把主治医生招来。他现在迫切地希望陈小莫死去,只有这样,他才能说服杜伟,保住自己。

     主治医生摇摇头:“如果是我,有四成。但院长,他,九成。”

     林凯脸色阴沉,站在一旁的金爷明显面有喜色。只要林凯下台,他就有机会取而代之。关雪冷冷看着他们这种微妙的变化,不声不语。

     等了约莫有半个小时,又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冲出来,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血库告急,需要尽快做血型配对。”

     “我是。”陈母慌忙冲到护士身旁,说,“我是陈小莫的妈妈,抽我的血,能抽多少抽多少。”

     “阿姨,没用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小莫的血型是千万里挑一的特性熊猫血吧?”林凯喜笑颜开。陈小莫这次是彻底没救了,他也终于可以安下心来了。

     易佑嫌恶地看了林凯一眼,说道:“阿姨,你不用抽血。我们四个都做过血型匹配,我和小莫一样都是普通A型血。您这几天身体也不舒服,直接抽我的就好。我身体好,不碍事。”

     没等陈母说话,易佑就赶忙随护士过去了。林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反反复复问道:“刚刚他说的是A型血?普通A型血?”

     “是,是的!”金爷很不耐烦地回答道,一锤定音地告诉林凯,“陈小莫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关雪摸了摸口袋,刚刚她看到的,在那份放弃治疗协议书的最后,写着一句话:“若患者因终止治疗丧生,则将遗体捐献于医学用途。”

     原来如此,关雪终于明白这场闹剧的起因,只因为他们以为小莫是特性RH阴性血型,所以布下这天罗地网,要以这样合法的方式置之于死地。

     “特性熊猫血。”关雪阴森森地说,“你们要的是特性RH阴性血型的身体,做什么?”

     面对关雪的质问,林凯和金爷都显得有些心虚,如今陈小莫已经确定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定然是走为上策。几个旁听的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邢杰却心下一震。他硬生生地压住了几欲脱口而出的话,只对手下使了眼色让他们追上去。

     易佑抽完了血,陈母赶忙上去扶着他,说:“小佑啊,有没有不舒服,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没事,阿姨。”易佑说道,“我刚刚让护士开了一间病房,您先去休息吧!我们几个年轻人守着小莫,等她手术成功了我们就叫你。”

     陈母哪能舍下女儿走开,但架不住关雪他们一直的劝解说:“阿姨,您再熬夜病了可怎么办,好不容易好些了。”

     关雪把陈母送到病房里,又宽慰了几句说:“阿姨,快休息,什么事情我们都能应对的。”

     和陈母说了几句贴心的话,关雪才出了房门。她打了个哈欠,拿了包烟站在走廊尽头,点上一根,一直压抑着的脑袋终于得到了舒缓。

     邢杰走了过来,说道:“那个院长医术不错,很有名。陈小莫应该没事。”

     “嗯……”关雪又抽了一口烟,“等到小莫脱离危险了,我会把楚天的资料给你的。”

     “好呢,不急。”邢杰看向夜空,星星还有几颗亮着,就这么折腾了一晚上了。

     关雪掐了烟,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关于楚天的事情?”

     “知道,但是已经和陈小莫没有关系了。”邢杰说道,“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找陈小莫的麻烦。”

     关雪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说道:“裸照还在,裸贷的记录也还在。只要楚天商贷还留存着,他们始终是个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