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2章 坚韧如此
    易佐怎么能不明白关雪的心思,他太懂她!就是因为如此,才迫不及待地想接过她心里独自承受的那些痛苦,想要为她分担,想要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她不是一个人!

     “我,不想她老是这个样子。”易佐嗫喏道,“她总是以为自己一个人扛着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她对谁都可以不麻烦,但是对我不行啊。为什么要戒备着我呢?”

     易佐很苦恼,也很伤心。老院长听到这话就放下心来,问道:“你跟关雪在一起多久了?”

     “一个月不到吧。”易佐尽量让时间听起来长一些。他不太理解,说,“您问这个做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习惯,都要花时间去养成。”老院长解说道,“小雪儿从出生起就被父母亲抛弃,孤苦伶仃这二十多年。她的这种孤立习惯已经变成了她的性格。易佐啊,你要真心想让她变成你说的那样,肯定要花很多很多的时间,有时候甚至一辈子都改变不了。”

     “你要想想,自己喜欢她什么,心疼她什么。”老院长霎时间变成了情圣。他着实操心关雪的感情生活,于是说道:“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她养成了依赖你的习惯,你还会喜欢小雪儿吗?你可以有耐心地去改变一个人,但是,同时你也要对她的改变负责呀。”

     易佐默然。他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看向抢救室,里面还有自己记挂的人儿,哪里还有气可生?

     “老大,继续报告一句!关雪受伤进医院了!”张龙这个小狗腿又跟着跑到了医院。他特地把孤儿院地上的一滩血拍了图给邢杰发了过去,还特地加了一句,说,“貌似很严重。”

     “怎么回事?不是好好的吗?”邢杰的声音变得凌厉起来,“她不是逃脱了吗?”

     “好像还是有意外发生。听说是炸伤,估计是鱼死网破的时候下的狠心。”张龙猜得八九不离十,“老大,关雪比你当年称霸的时候更有魄力啊!感觉她要是有野心,谁都不会是她的对手了。”

     “你脑袋里面的意淫可以结束了!”邢杰打断张龙发散的思维,说道,“你找人去把今天那些人处理掉。这边有新的情报,说明了那些人只是第三方的人。”

     “好嘞,正愁没机会松松筋骨了!”张龙从医院撤出来。他掰掰手,骨节咔咔地响。跟他一波的兄弟也振奋起来,放肆嚎叫着找人松筋骨去了。

     关雪苏醒得很快,刚上手术台就睁开了眼睛。医生专心地给她的伤口消毒缝合,还以为关雪没有醒,结果一转头就看到关雪漆黑的双眸,手中的动作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这种伤口最好不要打麻药,所以就没给你用,疼醒了吧?”医生说道,看着关雪额头上的冷汗也知道有多痛了。

     关雪惨白的唇勾了起来,算是一个简单的笑容。她有气无力的说:“没事,还好。您继续吧,外面还有人等着我呢。”

     “哦哦,好的——”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医生尴尬地笑笑,也不矫情了。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柔一点,力度也掌握的很好。爆炸伤,衣服碎片还有手机碎片都要清理出来。关雪睁着眼,感受着冰冷的医具在自己残破皮肤上的动作。

     每完成一个阶段,医生都要回头看关雪一眼。关雪疼的嘴唇上最后一丝血色都没了。直到最后医生说“好了”,她才呻吟出声。

     “你也真的是能忍。”医生给她擦擦汗,又给自己舒了一口气,“现在才喊。”

     “我怕我刚刚喊了,你回头一紧张给我把手术刀扎进去了。”关雪虚弱地开着玩笑。她咯咯地咬着牙,伤口在腰侧一块,稍微动一下就是剧疼!

     医生推着关雪出去。易佐和老院长看到他们出来,赶忙上去问情况。医生笑着称赞说:“老爷子,您家孙女真是坚强。动手术的时候醒了,一声都没吭,怕影响我手术!”

     “嗯啊,麻烦医生了。”这样的称赞只会让易佐和老院长更心疼而已。孤儿,从被抛弃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没法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他们不会撒娇,不会奢求,他们在懂事的前半生最大的奋斗,就是活下来。

     关雪就是如此。易佐勉强地微笑着。他摸摸关雪的脸,说:“还疼吗?”

     “不疼,过几天就好了。”关雪一如既往地打着哈哈,医生听到这话脸色也是一僵,他甚至怀疑地看向这两个在门外等着的人。难道不是家属吗?一般小女孩看到家属不都会哭啊闹啊要抱抱吗?

     不知怎么扯着伤口了,关雪吸了一口气,说:“先把我弄到病房吧,我有点累,想好好休息会儿。”

     “好。”易佐赶忙点头,从医生手中接过关雪,又问道,“她这段时间能够吃什么呢?”

     “我想吃板栗,糖炒板栗。”关雪可怜地看着易佐,又看向医生,“我不想吃太清淡的东西。”

     “栗子可以吃一点,然后买一些祛疤的药膏,可以每天涂一点。疤痕挺大的,女孩子还是漂漂亮亮的好一些。”医生从了关雪的心愿,说,“你们先让她休息会儿吧,等她醒了在看她要吃什么。”

     关雪眼睛有些沉,疲倦比疼痛来的更加凶猛。她耳边还残留着爆炸声,小四的哭喊,坏人的追逐,小莫的割腕,这段时间的种种组成了她的梦境。反反复复,无休无止!

     她甚至梦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虽然她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但是她能想象到那种其乐融融的场景。他们带着她吃糖炒栗子,带着她玩耍,哄着她睡觉……

     突然,她看到他们带着一把尖刀,来到她熟睡的床前。他们狠狠地把刀刃扎进她的心脏,她想叫爸爸妈妈,却见一个狰狞的面孔说道:“你没有爸爸妈妈,之所以把你生下来,就是为了你这颗救人的心脏。你对我们来说,一文不值!”

     一文不值!

     四个字犹如深渊荆棘,缠绕着关雪一层又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