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5章 院长离世
    关雪和易佐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待了一个星期,关雪吃海鲜吃到想吐,虽然她身上有伤,但是耐不住嘴馋。风景优美的地方,伤口好的似乎也很快。她让易佐弄了个躺椅在沙滩上,每到夕阳夕下,关雪就搭配着海风悠然自得的来一杯果汁。

     有时候,关雪也会一个人在琴棚里弹琴,曲目随心而变,但大多应景,和睦且安静。易佐时不时给她弄点海产,两个人悠然自得的,颇有隐士之风。

     “真想就这样过一辈子哦。”

     易佐伸了个懒腰,闻言,关雪也勾起幸福的笑意,同样感叹道:“是啊,多少人向往的安宁生活呀。”

     只可惜,好景不长。易佐接到汉市传来的消息时,整个脸都拧起来了,他再三确认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没有,病情很严重!只能赶快让关雪小姐回来了,不然……”电话那边没有再往下说,最坏的结果,大家都不愿意接受,也接受不了。

     “是不是汉市那边出什么事了?”易佐一挂电话,关雪就问道。见易佐神色凝重,关雪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雪,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们,全部感染了未知病毒。”

     易佐尽量把声音放的轻柔,可是这个话题太过沉重,沉重到再怎样轻柔的语气,最终都会变成那一发千钧!

     听到这个消息,关雪一下就蒙了。她一脸怔然地看海面,说道:“送我回去,快,尽快赶回去。”

     关雪一言不发,易佐多么希望她能说两句话发泄一下心里的痛苦。但是日夜兼程,关雪却保持着闭目养神,只是一直攥紧的拳头,泄露了关雪心里的愤怒和紧张。一路奔波,他们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医院。关雪冲到病房里,只见几个孩子齐刷刷地躺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奄奄一息。

     “医生呢,医生怎么说!”

     关雪拉过一个护士问道,主治医生闻声赶来,见关雪那憔悴的样子,也没敢把话说重了,只是解释道:“几个孩子感染了新型病毒,还没被发现过。目前就只发现一种血液注射的传播途径,至于到底是什么病毒,该怎么做,我们还不清楚。”

     “只能保守治疗,小孩子抵抗力又差,身体也不知道能够承受多久。”医生补充了一句重磅炸弹,“请你们尽快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会这样的……”关雪喃喃道,她突然回想起上一次老院长给自己资料的时候说的一句话:那些医生也很好心,还带着几个孩子一起采取血样!

     会不会就是那个时候?

     关雪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易佐,易佐点头,说:“我们现在去找那些人!”

     易佐把情况跟阿迪王说了,阿迪王调出资料,惊讶地说:“恐怕不行。上次绑架你们孤儿院的那些人,那个组织已经被人灭了。现在都是树倒猢狲散,而且,他们都是一群最低级的打手,没有可能研制这种病毒。”

     最后一点线索断了,关雪把自己缩在塑料椅子上,她的视线从第一个孩子扫到最后一个,又从最后一个扫回来。老院长也累的病倒了,这样的折腾,任是年轻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老爷爷呢?

     “雪,院长叫你。”易佐不忍心打搅关雪,但老人一直喊着关雪的名字,他只得过来让关雪过去。无论如何于事无补,至少能够让关雪暂时缓和心情。

     “爷爷。”关雪没有叫“院长”了,她像一个乖巧的孙女一样,坐在老院长的床边,呼唤道自己的爷爷,说,“我来啦,我是小雪儿。”

     “小雪儿啊……”老院长枯瘦的手盖在关雪手背上,他的嘴巴张合似乎也有些困难,但他还是缓缓地说了,“爷爷啊,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你拿去救救孩子们,你呀,不要内疚,这就是我们该经历的事情。尽全力挽回了,就不要内疚……小四,小四一直说,姐姐是个大英雄!”

     “啊——”关雪张张嘴,发出一个单音节的声音,而后又继续说,“我知道,我知道,爷爷,你好好休息好不好?我们福利院,还要您养那些花花草草呢!”

     老院长虚弱地摇头,好似一节枯木在枕头上晃动。他含着最后一口气,说:“爷爷不行啦,让医生别费劲了。我这个老骨头啊,折腾了一辈子,最后,最后就别折腾我了。”

     关雪鼻头一酸,她死死咬着牙关,说不出一句话。老院长似是察觉到关雪的隐忍,他说:“小雪儿,凡事看开一点,都会过去的。不要什么事情……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那样会很累。有些事情,随它去就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命数到了,有的人过不了那个劫难,就走了就散了。有的人呢,咬咬牙,挺过去了,一片光明。”老院长气若游丝,说的话也渐渐丧失了生命气息,他还是继续嘱咐道,“爷爷啊,希望你们都能够挺过去,过上好好的日子。爷爷没有抛弃你们,爷爷不会抛弃你们……”

     最后一句话说完,老院长哼哼一声就闭上了眼睛。关雪心脏骤缩,悲恸瞬间充斥了整个躯体,她终于控制不出嚎啕大哭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喊着“院长”“爷爷”“院长”。

     这个养了自己小半辈子的亲人,就这样离开了自己!关雪张开嘴巴呼吸着,喘息着,她的抽搐带动腹腔一阵又一阵的恶心!她趴在地上干呕着,像呱呱坠地的婴儿蜷缩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关雪她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她死死掐着自己的手,直到指甲深深地钳进肉里,留下一个又一个半月形的凹陷。她的苦楚,她的伤痛,早已不是皮肉之苦能够转移。关雪缩成死死的一团,她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仿佛那是一道捆住脖子的枷锁,勒着她喘不过气,看不见未来。

     易佐闻声赶来,老院长的心脏已经跳停。他的关雪倒在地上,扭曲着身子,痛苦地放纵自己在地上残喘。

     易佐跪在地上,把关雪抱进怀里。他能感受到关雪的身体在抽搐,易佐担心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好怕关雪出事。不得已,易佐叫过来医生,说:“给她打一针镇定剂,让她休息吧。”

     关雪没有反抗,一针药水注入身体,关雪终于停止了抽泣睡了过去。易佐抱着她放到另外一张床上,不知何时,易佐的眼睛也湿润了。他端过来一盆温水,一边给她擦着身子,一边落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看着自己心尖上的小雪儿,她好不容易能够撑起一片天空。老天爷却偏偏要狠心地掏空她的灵魂!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打击她,去蹂躏她,非要把她折磨成什么样才肯罢休啊!

     “易佐。”

     邢杰的声音在易佐身后响起,他不远万里再一次为了关雪从苏市来到汉市,同样是满眼焦急,同样是痛彻心扉。

     “易佐。”邢杰又喊了一遍,他气喘吁吁地说,“我们该合作一次了,真的,这一次,就当是为了关雪。”

     易佐拿了毛巾擦擦脸,他转身面对着邢杰,双眼还是红红的,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你不是已经处理掉了吗?”

     易佐想要找事情的源头时,阿迪王告诉他邢杰早就派人灭了那个组织。最后他们都没料到的是,竟然有人把毒手直接下在孤儿院这群孩子里。

     “这种病毒,是地下器官交易场上流传的病毒。”邢杰拿了文件给易佐,“一颗肾脏,必须在十五分钟内从人体取下才能当做移植器官。这种病毒配合着另一种药物的使用,能够大大延长手术时间,而且可以增强移植器官的活性。一般用以获取目标者身体里的其他较难进行手术的器官。”

     “这些孩子,只怕是做了试验品。”邢杰给出一个残忍的结论。

     闻言,易佐不敢相信地看着邢杰,说:“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没救了?”

     “对,全部都没救了。”邢杰咽了咽唾沫,他同样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些人,并不是想用这些孩子去换取关雪的心脏。而是,用这种残忍的方式给我们的一个警告。这种病毒是没有解药的,注入正常的人体,会导致器官的封闭,最终因为获取不到养分而衰竭。”

     “天——”饶是向来淡定的易佐,都不由得龇牙咧嘴,“那关雪呢,他们想要做什么?那个在背后发布订单的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这么残忍,要这样对待他的关雪?为什么要夺走她所有的精神支柱,为什么要这么对她!邢杰把目光投向病床上的关雪,眼中流露出沉痛之色。他同样怜惜着这个女孩,这个曾经光芒万丈,谁都抵挡不住的女孩!

     “要不要暂时瞒着关雪,我怕她受不住。”邢杰忍不住开口说,他得知孤儿院出事之时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那位弥留之际的老院长,终究是走了。还有这些孩子,终究难逃魔爪!

     易佐深吸一口气,说:“不,她必须知情。只有这样,她才能够真正承受住真相。隐瞒,瞒不了多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