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6章 心急火燎
    关雪被带上一辆SUV,黑色的装饰在黑夜里给了他们最好的掩饰。他们并没有把关雪看得太严,一辆车四个人,关雪和那领头的坐在后座。关雪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神色如常,好像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出游。

     “我们是去苏市?”关雪问道,地标一个个在变化,是汉市到苏市的高速路。她的心里转过无数个可能性,是金爷,还是杜伟,还是……邢杰?

     苏市能够牵扯上的就这几个人!关雪细细想到,她摸摸口袋,戒指还在身上。坐在关雪身边的人“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关雪见他们对自己的戒备并不是很强,又说:“你们老大是,邢杰?”

     关雪给了一个她认为不可能的猜想。果然,车上另外三个人只听得她说,却都无动于衷。见状,关雪继续问道:“那就是金岩金爷?”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了,坐在关雪身边的人动了动身子,不自然的样子让关雪心里多了几分盘算。她自顾自地说道,语气带着几分不屑一顾:“你们好像是林凯的手下吧?凯哥死了之后,你们这么快就有了新的主子,是不是很不适应?”

     这句话是对着坐在关雪身边的那个领头说的,但很明显,那个人对这样的激将法免疫,好似关雪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关雪像是自知无趣一样收了声,她感觉到身边的领头人好像松了一口气,于是趁热打铁,故意贴近他的身子,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猜想:“所以,你们今天来,是杜伟让你们过来的,是吗?”

     领头人呼吸猛地一紧,车内骤然紧张的氛围让关雪更加确定了这个可能性!她不再多问,饶有兴致地观测着车内的装饰,随后,她将视线定格在后视镜上,说:“不管是或者不是,很快就知道了。”

     车开了大概有一百公里,临近服务区的时候,那领头的人接到了新的指令。他颇有几分客气地对关雪说:“关小姐,请您下车配合一下检查。”

     关雪忙摆手,她面色不佳,表情有些怪异,她压着嗓子问道:“车上有呕吐袋吗,我有点晕车……呕……”

     领头的人被吓了一跳,这车不是自己的,弄脏了到时候还得他们来处理。真的是摊上个祖宗!他赶忙去扶,关雪一个重心不稳,整个儿栽倒在他身上,扒拉半天才缓过来。

     车算是安全停在了服务区,关雪忙不迭地下车蹲在花坛旁边干呕着。领头人给她拿了点餐巾纸,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关雪慢慢恢复了正常,他们也按照新的指令拿了金属探测器,前前后后在关雪身上扫了五六遍,确定只是衣服上的金属扣和她手上的银镯之后,这才放心地跟老板交代没事了。

     “他们到了木子店服务区。”

     易佐易佑接到小莫的电话就立刻赶了回来,哪里还有时间管那“神雕侠侣”?他们直接把证据公布在了网上,任由那对苦命鸳鸯自生自灭去!

     关雪戒指的信号一直没有断,路线初步敲定应该是往苏市去了。易佐赶忙给阿迪王打电话,说:“你现在快确定关雪的信号,他们有可能往苏市的方向去了。”

     “哈?他们,又怎么了?”阿迪王大半夜被吵醒,一通起床气不知道怎么发,听得关雪出事,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关雪被劫持了,具体是谁还不知道,你在苏市那边照应一点,我们现在准备赶过去!”易佐恳切地说道,“拜托了!”

     阿迪王心里一惊,瞌睡虫全跑没了。他连说几个“好好好,别着急”,而后迅速操起电脑,锁定关雪的地点。

     “小佑,你和小莫留在汉市处理小莫的事情。”易佐挂了电话,吩咐道,“你们两个好好配合,把最后这些烂摊子全都收拾好。”

     “哥,那你……”

     “关雪信号还在,我现在追着信号过去!”易佐早已急不可耐,他们一分开,关雪就出事!保护不好关雪,他这个男朋友到底还有什么用!

     “你不能一个人去!”易佑说道,“我和小莫跟你一起去!”

     小莫也是一副迫切的模样,关雪为她只身犯险这么多次,她怎么能够安心留在汉市?她直直地盯着易佐说:“我也要去,我不能这么放任她不管!我必须去确定雪的安全!”

     大家的苦心易佐当然知道,他们四个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又被打散,任谁也没办法就此置身事外!可是……易佐仍旧坚持自己的分配,他定了定神,说道:“小莫,这段时间,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你安全无事。现在好不容易快没事了,如果这个时候,你在以身犯险,我们相当于前功尽弃。”

     “小佑,你和小莫留在汉市,不是说不让你们管,而是你们要给我们充足的后援!抓走雪儿的人,我们不知道是谁,只有你们留在这个根源地带,才能够查清楚前因后果!”易佐苦口婆心地劝慰道,“我先过去,有什么事情我们随时保持联系。但是切记,先把小莫的事情收尾!”

     最后这句话是易佐对弟弟易佑说的,小莫现在的样子,恨不能立刻冲到苏市去找关雪。他只能让弟弟冷静,相较于关雪来说,易佑更关心小莫,也应该能听进去他的嘱托。

     “苏市那边有阿迪王,那是我们的地盘。”易佐轻声对易佑说,“所以,你们先不要急,一定要等我的消息再来做决定。”

     闻言,易佑率先冷静下来,他揽着浑身发软的小莫,点点头,说:“哥,我们会把汉市这边都处理好的,你先去吧!”

     易佐走后,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陈小莫呆愣着坐在床边,她手腕上还带着关雪送的银镯。她回想起关雪对她的嘱托,一句一句嘱咐她千万不要出来,她终于再难自制,痛哭出声:“都是我不好!”

     “没事,小莫,谁都没想到会这样。”易佑坐在她身边安慰着,“要相信关雪,她有应对的能力,只要戒指的信号还在,就代表她没事。”